企业纠纷法律实务精解与百案评析

来源:时间:2019-06-17 13:56热度:0

微信图片_20190521113046.jpg

编辑推荐

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;阅读百案,如经百战。“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逻辑,而在于经验。”案例正是实践经验的重要体现。

内容简介

不身经百战,怎能百战不殆?无法亲身经历百战,可以通过研究百案来模拟身经百战。本书通过解剖100个企业纠纷案件,让您迅速“身经百战”,成为精通公司诉讼纠纷处理的法律专家。  

本书选取了真实的企业纠纷案例进行分析,在总结某类案件共同特征的基础上,对该领域典型案例进行分析和点评,不讲艰深的理论,而以务实为特点,以解决一线实战律师遇到的具体实务问题为目标,对从事公司法实务工作的相关人士有重要指导和参考作用。

作者简介

唐青林,男,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合伙人,北京市律师协会公司法专业委员会委员。最高人民法院诉讼服务特邀监督咨询员。中国民建会员,民建北京朝阳区参政议政专委会委员。中国人民大学法学硕士学位。1999年开始从事法律工作。曾代理多起在最高人民法院申请的疑难复杂案件并成功获得胜诉。专业论文曾发表在最高人民法院《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》。

在公司法领域办理了大量诉讼案件或项目,在中国法制出版社主编出版了《公司诉讼法律实务精解与百案评析》《公司并购法律实务精解与百案评析》《企业纠纷法律实务精解与百案评析》。在商业秘密法律领域办理了大量疑难复杂案件,并出版了《商业秘密法律精解与百案评析》《商业秘密百案评析与企业保密体系建设指南》。受邀在清华大学、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、国家开发投资公司等高校或巨型企业讲授《公司控制权法律实务》《企业并购法律法规及律师实战操作》《企业商业秘密法律保护实务》等。

  

曾海滨,毕业于中山大学法学院,广东凯通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兼管理合伙人。从事法律行业二十余年,一直致力于从事并购与重组、外商投资与海外投资、证券与资本市场等领域的法律服务以及商业运作和企业管理咨询,服务对象包括世界500强企业、国内外上市公司、著名投资银行、风险投资机构、私募融资基金等。在指导企业防控风险、应对危机方面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,对企业风险管理有深刻而独到的见解。



再版说明

本书第一版出版后,我国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有了新的发展变化,例如2014年修订了《公法》;2016年国务院根据2014年《公司法》对《公司登记管理条例》进行了修改,修改内容多;2016年12月5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702次会议通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〉若干问题的规定(四)》,自2017年9月1日起施行,对公司决议效力、股东知情权、利润分配权、优先购买权和股东代表诉讼问题作出规定。本次再版对相应内容作了修订。

北京市安理律师事务所杨巍根据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〉若干问题的规定(四)》对本书进行了认真细致的审读,并提出若干有价值的修订建议,在此致谢!

  唐青林  

初版前言 

不身经百战,怎能百战不殆?无法亲身经历百战,可以通过研究百案来模拟身经百战。本书试图通过解剖近100个企业诉讼案件,让您迅速“身经战”,成为精通企业诉讼的法律专家。  

本书对近100个实际发生的企业诉讼案例进行分析,全部涉及具体问题的分析及解决。例如,个人对企业进行投资但未进行工商登记的可否认定为企业股东?合伙企业中,未发放股权证的出资人可否有权主张分红?如何认定企业临时股东大会做出的罢免法定代表人决议的法律效力?企业部分出资人处分企业股份的,其余出资人可否请求确认处分行为无效?公司股东与他人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未经其他股东同意,侵犯出资人权益,该协议是否有效?企业以部分财产和相应债务与他人组建新公司进行公司化改制,对所转移的债务应如何承担?企业改制中,未履行通知债权人程序,原企业债务如何承担?企业通过增资扩股的形式,将企业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,原企业的债务应如何承担?股份合作制企业股东查阅权的范围?提起董事侵害公司纠纷的起诉主体必须具备股东资格?股份合作制企业,职工解除劳动合同后,是否还具有股东资格?股份合作制企业股东能否退股?企业之间进行债转股约定的,法律效力如何认定?企业分立后,原公司一部分股东要求其他股东返还公司财产的,法律是否支持?涉台企业出售合同纠纷如何适用法律?挂靠经营的认定标准如何?挂靠经营关系中,一方未依约履行义务,另一方是否有权提出终止挂靠关系?未通过职工大会表决的集体企业兼并合同是否有效?兼并合同一方未履行变更登记义务的,企业兼并合同的效力如何?可否以联营合同被上级主管机关否定为由确认联营合同无效?可否以土地使用权作为联营企业的出资?合同签订后,转让方再行将企业进行转让的,如何认定原转让合同效力?中外合资经营企业出现合同约定的合同终止情形,能否请求人民法院终止合同?请求解散中外合资经营企业,是否必须具有股东身份?当事人与合营企业合营一方签订合资协议,但未取得股东资格,能否要求返还投资款?合营企业解散,是否应先进行清算?中外合资经营企业中方投资者退出合营企业,变更企业性质,是否需履行审批程序等。  

本书针对近100个实际的企业诉讼案例进行分析,是为解决具体问题的,因此本书不以理论深厚为特长,而是以务实为特点,以解决一线实战律师遇到的具体实务问题为目标。因此,本书适合从事企业诉讼实务工作的相关法律界人士参考。 

本书难免有不足之处,欢迎读者不吝批评指正!





目录(节选)




第一章 企业出资人权益确认纠纷

  导言

  1?企业出资人权益的确认

  ——北京BBDF商贸中心与郑某企业出资人权益确认纠纷上诉案

  2?个人对企业进行投资但未进行工商登记的,可否认定为企业股东

  ——林某坤与上海YMGZ电脑屋企业出资人权益确认纠纷上诉案

  3?借款投入企业的未必成立隐名投资关系

  ——刘某与张某企业出资人权益确认纠纷上诉案

  4?合伙企业中,未发放股权证的出资人可否主张分红

  ——周某与景宁畲族自治县YC三级电站等企业出资人权益确认纠纷再审案

  5?如何认定企业临时股东大会作出的罢免法定代表人决议的法律效力

  ——陈某君等与戴某等侵害企业出资人权益纠纷上诉案

  6?自然人对集体企业投资,是否享有出资人权益

  ——王某与南召县蚕业局、南召县蚕业茧丝绸开发中心企业出资人权益确认纠纷案7?实际经营形式与登记注册经营形式不一致时,出资人能否以实际

  出资确认其出资权益

  ——原告黎某与被告邓某企业出资人权益确认纠纷案

  

第二章 侵害企业出资人权益纠纷

  导言

  8?企业设立失败后,出资人可否请求返还出资款

  ——刘某与宁波ZP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侵害企业出资人权益纠纷上诉案

  9?侵害企业出资人权益的确认

  ——阳某斌与欧某琼、陶某钢等侵害企业出资人权益纠纷再审案

  10?企业部分出资人处分企业资产的,其余出资人可否请求确认处分行为

  无效

  ——吴某某等与常德市DJT酒业有限公司侵害企业出资人权益纠纷上诉案

  11?集体企业由职工买断企业产权进行股份制改造,改制未完成,职工能

  否要求返还缴纳的股金

  ——北京市八大处农工商总公司与李某某返还出资款纠纷案

  12?股东知情权纠纷诉讼应当以公司为被告

  ——王某与文某侵害企业出资人权益纠纷案

  13?亲属代为办理退股的,该行为可否有效

  ——临澧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与罗某军侵害企业出资人权益纠纷上诉案

  

第三章 侵害公司制企业出资人权益纠纷

  导言

  14?公司股东与他人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未经其他股东同意,该协议是否有效

  ——苑某如与刘某某、苑某喜侵害企业出资人权益纠纷案

  15?公司承租土地取得的拆迁补偿款是否属于公司出资人权益范畴

  ——徐某某与张某、北京HED工贸有限公司侵害企业出资人权益纠纷案

  16?越权代理签订股权转让协议,被代理人不予追认的,股权转让协议无效

  ——张某、北京YM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、北京XSJ家具有限公司等与DFDL工业股份有限公司企业出资人权益纠纷案

  17?增资扩股协议、股权转让协议、出资入股协议的区分

  ——周某某与北京SZ科技有限公司、刘某璐出资纠纷案

 

第四章 企业公司制改造合同纠纷

  导言

  18?企业以部分财产和相应债务与他人组建新公司进行公司化改制,对所

  转移的债务应如何承担

  ——工商银行山东分行诉XC公司等借款合同纠纷案19?企业改制中涉及的合作化运动中的遗留问题,是否属于人民法院的

  受案范围

  ——李某某、北京市玉渊潭经济合作社、北京市海淀区玉渊潭农工商总公司股东权纠纷案

  20?企业改制时,支付给企业职工的经济补偿金转作改制企业入股金,职

  工能否要求返还入股金

  ——刘某某与北京HSRC机械厂财产权属纠纷案

  21?企业改制中,未履行通知债权人程序,原企业债务如何承担

  ——TD建筑工程公司与重庆HX物资回收有限责任公司其他合同纠纷案

  22?企业改制中职工的经济补偿金的支付方式

  ——计某某与中国BC集团北京NK机车车辆南厂债权债务纠纷案

  23?企业改制中,土地使用权人未经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,与受让方

  订立合同转让划拨土地使用权的,合同的效力如何认定

  ——登封市总工会诉高某某企业改制出售合同纠纷案

  24?企业改制中,改制后企业占有的未列入资产评估并未经产权界定为改

  制企业财产的资产,是否属于原所有人所有

  ——杭州JS股份经济合作社诉杭州SG电子实业有限公司企业公司制改造合同纠纷案

  25?企业通过增资扩股的形式,将企业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,原企业的债

  务应如何承担

  ——韶山市HQ铸铁有限公司与谭某某企业公司制改造合同纠纷案